专业为基 服务为宗

在明明德 止于至善

返回列表

健康中国·大家谈|霍勇:线上线下、院内院外充分联动,推动互联网医疗发展

发布时间:2021-12-28 浏览次数:3640


健康中国·大家谈|霍勇:线上线下、院内院外充分联动,推动互联网医疗发展

 

 

 

谷松:大家好,欢迎来到健康中国大家谈我是主持人新华社记者谷松,我们今天请到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全国政协委员、吴阶平医药创新奖获得者中国县域医院院长联盟执行主席霍勇,霍教授,欢迎您。

 

霍勇:谷老师好。大家好


谷松:您是2012年就拿了吴阶平医药创新奖,当时也是首届,您觉得这个奖对您个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霍勇:我作为首届吴阶平医药创新奖的获者,我自己做的工作实际上最主要的成就在于推动我们心血管疾病防治一些创新,一些创新的技术,到这个体系创新从这十几年来能够看到,吴阶平医药创新奖的设立,很大推动了临床医生来做医学创新的工作。因为我们在临床医学中间有非常多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所以要求我们临床医生不仅仅是每天要遵照指南,遵照常规,按照一个标准化的流程去做这个我们叫它守正更重要的守正的基础上,如何做好创新也就是说除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工作以外,如何打破常规,更重要的是如何根据人群的特点来把一些科学的尤其是能够改变临床愈后的一些手段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新的治疗方案或者新的防治体系,能够更好在临床上发现出来,应用到临床,改变我们的临床实践,使我们的患者

 谷松:所以说医学的进步应该是传承或者守正基础,创新才是动力,才能保证医学不断的向前去发展。您个人觉得吴阶平院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霍勇:吴阶平院士是大家我们高山仰止我也非常荣幸吴阶平院士在一个医院工作,他在北大医院组建了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同时是我们国家在医学领域里面引领一面旗帜吴阶平院士做的工作,恰恰让我们想到有成就的医生培养出来的,更好把医生从院校教育到毕业后教育,到整个职业教育,除了进行标准化培训以外,还需要个性化的发展,也就是刚才我们谈到的一些创新的工作。这里面既需要我们如何推动临床医学的发展,更重要的要把临床医学和现在的其他新型学科进行有效整合。我们在临床医学中发现一些不常见的现象,比如说吴院士提出的肾结核、一侧肾结核对侧肾积水。现在看来是很简单的认识在当时能够发现出来,能够更好对临床的诊断治疗方案起到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是难能可贵的。吴阶平院士自己身体力行,他创建的吴阶平医学基金会对于我们整体的医学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谷松:您是作为首届吴阶平医药创新奖的获者,可以说这个奖项本身就是对您工作,对您在医学领域方面取得成就的肯定。

 

霍勇:当时是经过反复几轮的评审,我得到获奖通知后非常的激动,因为在这以前我没有得过全国性的具有那么高认可度的一个奖项在这几十年我们做的重要工作就是针对心脑血管疾病第一死因脑卒中,尤其是中国人的脑卒中高发状况中国人确实不仅仅是高血压的病人多,更重要的是在高血压的背景上,我们缺乏叶酸同型半胱氨酸升高,我们叫做H型高血压为什么叫H型高血压?就是H-同型半胱氨酸英文缩写的第一个字母,homocysteine这种高血压在中国高血压的病人里面占了70%~75%,就是3/4高血压都是这种高血压。但是在欧美国家这种高血压很少,大概10%~20%。我从94年以后,就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工作看到了这种高血压是中国脑卒中高发的一个成因。但是同时也看到我们如何通过补充叶酸降低同型半胱氨酸,可以有效减少脑卒中的发病。所以在获得吴阶平医药创新奖以后,我在2016年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要的成就是提出了我们国家预防脑卒中的一个重要的防治手段,让高血压的病人补叶酸。

 

谷松:我们刚才一直聊到了创新,刚才您说到的补充叶酸和H型高血压,这也是一个重大的发现,这个发现本身也是创新。那么如何把这种创新转化成果或者应用在临床上在这方面我们也应该做了很多的尝试和探索吧。

 

霍勇:确实是首先我觉得一个科技成果如何转化成实践,尤其是转化成生产力,这是我们整个体系和我们每一位参与创新的人都要思考的问题。从我们过去的这十几年,发现H型高血压理论,尤其是通过补充叶酸,降低同型半胱氨酸的干预手段,减少中国脑卒中的发病从科学上应该说在七八年以前我们就说的很清楚了但是如果说把它转化成对所有高血压的患者都去筛查同型半胱氨酸,尤其是对于这些患者应该补充叶酸,有效预防脑卒中的发病,这要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政府通过各种政策文件,我们学协会通过各种指南,最终更多的要通过实践。我们在全国十几个示范基地,像山东的荣成滕州,江西的婺源,安徽的安庆,全人群高血压的病人筛查补充叶酸,这样的话看到它真正使科学成果转化成人群的防治实践,这种效果起到重要的作用我们拿出很多数据在上述人群里面都能明显的看到脑卒中发病在逐渐的下降,尽管在中国在全国范围内,脑卒中一直在上升

 

谷松您觉得在接下来我们的医学发展或者在心血管疾病的防治方面,还有哪些重点的创新领域是值得我们探索的?

 霍勇:中国脑血管疾病,最主要的就是两个病,一个是脑中风刚才讲了是所有疾病第一位的死因我们除了防,得了脑卒中怎么治这方面我们有很多药物器械可以改变这种治疗方法特别重要的就是,病人一旦得了脑中风,我们怎么及时进行溶栓或者取栓只有血栓最容易导致人的死亡。动脉粥样硬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个基础上长了血栓所以我们现在通过卒中中心的建设,在全国我们就看到通过取栓、溶栓使脑卒中一旦发生,可以显著减少他的死亡和发病或者残疾另外一个病就是急性心肌梗死,急性心肌梗死的救治同样我们也有很多的方法和技术,现在也已经非常明确,在这个基础上如何更加有效地,早的时间内能够进行病人血管的开通,最主要的还是通过溶栓,或者说通过这种支架介入的技术,这在全国也普遍开展了,这也是我们通过胸痛中心的建设实现的。从创新来说除了有这些技术,如何把这些技术结合到这个体系上,使这些技术更加有用武之地。所以我们现在的卒中中心,胸痛中心,就是我们国家在未来要强调的这种体系创新。

 

谷松我们看到现在有一个观念一直提出来,我觉得非常好,就平战结合,我们应该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合力,他们该如何配合?

 

霍勇:所有重大疾病的防治一定是各方面的力量如何更加有效形成合力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如果说我们现在经过很好的政府规划,尤其是学协会医疗机构专家,更重要的是需要我们社会各方面的资源,包括媒体在内众能一起来参与和推动,我觉得对中国的大病防治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谷松:您刚才提到了大病防治,其实大病防治很大一部分,就我们现在比较热的一个词叫慢病管理,我们注意到您于2021年也是提交了建立和完善新形势下我国的慢性病管理体系的一个提案,您觉得在新的形势下,我们的慢病管理体系还有哪些工作要做?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

 

霍勇:所谓慢病?从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来说,最主要的是4大类别心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和糖尿病,所有疾病中间这4大类病占了90%的死亡。死亡的负担也包括疾病的负担,对国家社会都是最大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特别强调如何要把慢病防治从平时要做好。我这个提案里面特别提到了,刚才您谈到了这个名词,平战结合。实际上平战结合的意思是什么呢?也就是说我们平时去防慢病是慢慢的发生,不断展的一个过程。它慢,相对来讲说急,急是谁?急是通常所说的传染病,但是我们发现也不全是这样慢病也有急的时候,如果说这个人慢病突然得了心肌梗死了,突然得了脑中风了,那肯定很急。我觉得所有的重大疾病的防治,我们都得出经验和教训,尤其从我们慢病防治中间应该吸取或者说从我们新冠疫情防治中间得到了很多经验比如说新冠疫情防控,我们党中央的统一领导下,确实看到非常好的这种对整体传染病一旦暴发时候防治效果有一个很好的体系,最终这个体系要落实到如何规划,统一指挥,网格化管理,门到门户到户人盯人这种防控模式。当然这不是医院医生本身能建立的,这是一个国家体系这种体系能看到对新冠疫情非常起作用这是战时情况,平时如果回过头来说慢病该不该这么管?我认为慢病也该这么管。如果说我们真正对高血压、糖尿病这些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的高危人群,我们也能网格化管理,也能到户人盯人这样的话我觉得对这致死性的重大疾病,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防治作用慢病防治“平战结合”,更好推动这个体系建设是非常重要。

 谷松:所以说我们国家现在非常重视慢病管理体系的建设和完善,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想到的措施和手段就会特别多,我们注意到您在2016年的时候就对互联网医疗发表了观点,您当时说互联网医疗将会大有作为,但是不会颠覆传统的医疗。目前回过头来看这几年时间的发展,您觉得哪些观点得到了证实?

 

霍勇: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随着我们互联网技术,尤其在医学这个体系创新中间这种结合确实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从整个大病的防治到基层如何来做好这种重大疾病防治的网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我觉得互联网医疗如何针对医疗过程的标准化,就是说我们要建立一个互联网医疗或者互联网医院,或者互联网进行诊疗的过程,它一定要符合医学本身过程它不是说互联网医疗仅仅是满足于有人在这看病,有人来求医,这不行。一定要有个标准这个标准目前还没有建立。另外一个互联网医疗目前的短板就是互动性不够互联网医疗好像我们线上就搞线上的,线下就搞线下的,应该是线上线下联动它一定要实现和医疗机构的联动。为什么我要强调医疗机构这些疾病,它的诊断治疗管理离开了医疗机构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强调说互联网医疗也希望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过程中间如何实现线上线下的联动,我也同时强调医院院内和院外的联动,线上线下院内院外,最终这种联动的越充分,对疾病诊治或者疾病救治,或者健康促进就越能起到重要的作用。未来我觉得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一定不仅仅建这个平台,更使平台如何标准化,如何加快它的共享,尤其是形成这种互动的模式,这样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才真正为医疗和健康体系的发展起到重要的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谷松:您还有个特殊的身份,您是作为中国县域医院院长联盟执行主席,您就曾经表示过今年十四五开局之年,希望通过加强县域医疗专科的发展与县域医院的基础建设,来帮助县域医疗机构能够尽早实现大病不出县的重要目标,可以说这其实也是很大程度上缓解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我们的分级诊疗从病患的角度来说,其实也能最大程度上解决他们的问题。

 霍勇:确实是我觉得中国的医疗体系到目前为止,你说完善吗?我也觉得从国家层面上建立这个体系已经很完善了,但是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真正有效用好这个体系,所有的医疗机构都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觉得目前看来的短板就是县医院。为什么国家从卫生部卫生计生委卫生健康委,这几十年不断要推动大病不出,要求实现这种县域医院整体水平的提升,我们国家还是农村人口居多,农村的医疗服务水平能力不足。2015年开始在王陇德院士(原卫生部副部长)的带领下,我们成立了中国县域医院院长联盟,成立的初衷希望我们要把县医院做好。县医院的关键人一定是县医院的院长,从医院的管理,从医院外的卫生区域规划,尤其是从县医院本身能力的提升,学科发展,县医院的院长起到重要的作用。所以这几年来,我们不断推动县域医院院长联盟这个平台,现在有1000多家医院的院长经常这个平台上进行互动交流,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胸痛中心、心衰中心、卒中中心的建设,也通过各种慢病管理体系的建设,来推动县域医疗卫生和健康体系的发展。2021年10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又出台了一个文件,这个文件恰恰也是在我们各方面工作的推动下形成的“千县工程,就是说在2021年到2025年这5年期间,在全国4000-5000家县医院中,有1000家县医院要达到三级医院的水平。如果说我们的县医院逐渐都能达到像城市的三级医院的水平中国的医疗体系更好,尤其是我们的整个救治水平能够极大提升。

 

谷松:我们一直说健康中国,我们的节目也叫健康中国·大家谈。其实真正健康中国的最后一公里应该就是在县域、在乡村、在乡镇,这也事关到我们乡村振兴,包括我们现在说的全面共同富裕,其实也是重要的一个节点,您觉得借助互联网技术,如何与我们的县域联盟能更好衔接,使我们的健康中国最后一公里把这段路畅通起来

 

霍勇:在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心血管疾病防治而言,我们首先从急救做起,我们在全国胸痛中心建设,到目前为止有5000多家医院都在进行胸痛中心建设。当然这是在政府的规划推动下,由中国心血管健康联盟中国胸痛中心联盟一起来推动。但这5000多家医院里面有3000多家是县医院,大部分县医院都在我们胸痛中心建设的范围内,这样的话对于县域范围内得了心肌梗死的这些病人,我们就有很好的这种救治的体系。同时他们也通过各种培训,使救治的技术,比如溶栓或者介入,在县域逐渐普及和规范起来更重要的是把急救解决了。我们又县域胸痛中心建设的基础上,围绕着胸痛中心建设叫胸痛救治单元,因为县医院一般都是二级医院,我们就把乡镇卫生院叫中心医院,建成这种叫胸痛救治单元,它和胸痛中心进行有效联动,这样的话就实现这种救治体系。不仅仅是急诊急救,病人更早更快转运到县医院去救治转运到大医院去救治更重要的是这些病人救治完了以后回到社区,回到这个区域,就实现了这种慢病管理的延续就是把急救和预防急病到慢病,实现这种联动这种做法目前在全国很多地区都有很好的这种体系建设和救治的效果。

 

谷松:所以说借助互联网技术连接的不单单是我们的社交距离,也连接着我们现在不断蓬勃发展的新兴技术,更连接着每一个人的健康状况和我们今天聊到的很多慢病管理再次感谢霍教授做客我们的节目带来精彩的点评。感谢您收看健康中国·大家谈》,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同时也感谢智云健康对本节目的独家支持。再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