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为基 服务为宗

在明明德 止于至善

返回列表

2023年度吴阶平医药创新奖获奖者秦勇教授:让患者用上质优价廉的好药

发布时间:2023-11-28 浏览次数:2693


奥利司他是如今很多人大快朵颐时随餐一粒的非处方减重药物,但很少有人知道,为了让这粒药成为质优价廉的国产药,中国药物研发团队努力了15年。

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院长秦勇教授就是国产奥利司他创新工业全合成的研发者。不仅如此,秦勇教授凭借其发展的独具特色的合成方法和策略,在结构最为复杂的吲哚生物碱和二萜生物碱的全合成领域取得了系统性和创新性的成果,完成了100余个复杂天然产物和药物的全合成,近三分之一为国际首次合成,成果获得国内外同行高度认可。与此同时,他积极将基础研究成果应用于药物生产,突破了减重药物奥利司他、抗凝血药磺达肝癸钠、吗啡类药物等具有高技术制造壁垒的药物的关键工业化生产技术,专利技术受让企业直接销售收入超过60亿元人民币,为学科建设、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源于秦勇教授在药物研发和生产中做出的突出贡献,秦勇教授荣获2023年度吴阶平医药创新奖。

您最初所学的专业是化学,在很多人看来,化学这门学科相对枯燥。在当初的求学过程中,您如何发现了化学的魅力,从而走上化学研究道路?

秦勇教授:在高中学习化学时,我了解到我们肉眼可见的或看不见的物质世界都是由原子通过化学键连接而成的。在化学老师的演示实验中,我看到物质间通过化学反应的转化而表现出奇妙的变化,比如颜色的变化等很多有趣的现象。我记得在高中阶段,我的化学成绩是所有学科里最好的。尽管很多人觉得化学枯燥,但我却感觉这门学科非常有趣。我想,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尤其是老师告诉我们,治疗疾病的药物分子是通过化学合成而获得的,这使我认识到学好化学将来可以合成药物,能为治病救人做点事,因此我决定学化学。

化学这门学科是实验学科,体力劳动常比脑力劳动还多。但是做合成化学实验是最能发挥个人创造力的,合成化学家就像有个性的厨师一样,别人给你各种调料,各种蔬菜和肉,不同的厨师做的菜,味道就不一样,这正是合成化学的魅力所在。我经常跟我的学生讲,我们把知识和技能掌握好,就能成为“炒得一手好菜的厨师”,无论在哪儿工作,都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化学。从医药行业来说,化学药大多是通过化学方法合成而来,生物药的制备也需要借助化学合成的工具和手段,所以化学在制药过程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学科,搞药物研发的人,如果化学不好,就很难把药搞好。

多年来,您一直专注于研究具有重要生理活性的天然产物和药物全合成。请您介绍一下团队最新的研究成果。在取得成果的过程中,您经历了哪些难忘的故事?

秦勇教授:我们团队长期聚焦具有重要生理活性的天然产物的全合成及其药物化学研究。云南白药里有一味中药叫黄草乌,而黄草乌里的主要药效成分是二萜生物碱。2008年,植物化学家谭宁华在黄草乌中发现了一个目前已知结构最为复杂的二萜生物碱叫黄草乌碱,从基础研究的角度,由于其结构的挑战性,国际很多课题组都在开展它的全合成研究。很高兴我们团队最近首次实现了黄草乌碱的全合成。

在多年的科研工作中,每个复杂结构天然产物全合成的成功都历经了很多挫折,有的学生从进入课题组就开始研究一个复杂天然产物的合成方法,哪怕经常在实验室工作到深夜,也往往直到博士毕业时才能最终完成一个目标分子的合成。但当他拿到图谱证明合成的化合物就是他想完成的复杂天然产物时,我想这名学生那一刻的心情可能是终生难忘的,因为艰辛和漫长的付出终于获得了回报。其实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有许多难忘的事情值得回忆。无论过程多么艰难,只要坚定地向着科研目标努力,就有获得成功的可能。反过来,如果遇到困难就轻易放弃目标,你可能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作为国内外知名的药学专家,您的科研成果将从哪几方面推动我国医药事业的发展?

秦勇教授:一方面,作为一名高校教师,人才培养是首要任务,带领学生开展科研的过程就是培养未来生物医药人才的过程。通过强化的科研训练,团队培养了很多基础扎实、具备复杂结构分子合成能力的药物化学专才,他们作为新药研发领域的新生力量和未来的中坚力量,将为我国医药领域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另一方面,虽然我国为原料药大国,但并不是原料药强国。对大多数具有高技术制造难度的药物而言,我国的制药水平与先进的制药强国还有较大的差距。

我们团队致力于从临床治疗药物的需求出发,开展一些来源受限、制造难度大、价格昂贵的药物的工业全合成研究,目的是降低药物制造成本,让医生“有药可用,有药可选”,让更多患者能用上“质优价廉”的好药。在药品研发和生产的整个链条上,我们的课题组主要在原料药的制造上做了一些工作,特别是过去有一些难以工业化合成的药物,我们实现了工业化合成。

比如,我们团队与重庆植恩生物研发团队开展产学研合作,在国际上首创了以不对称催化反应为关键技术的奥利司他不对称工业全合成技术路线,发明了在工业条件下能够稳定催化反应的高效催化剂,实现了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建立了该药物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原料药出口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项专利技术创新了奥利司他药物过去只能依靠发酵、半合成的生产方式,降低了“三废”排放和生产成本,还建立了高于美国药典标准的奥利司他原料药质量控制体系,确保了奥利司他药物的高品质。对通过服用奥利司他自我管理体重的朋友来说,目前国产奥利司他价格比非国产化前的进口药物便宜一半还多,用药负担一下就减轻了不少。

作为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院长,您如何引导学生以临床药物需求为导向,去突破关键技术,开展产业化研究?

秦勇教授:目前,临床上有很多来源于动植物和微生物的天然药物,虽然疗效确切,但来源稀缺,只能依靠种植、提取和半合成的方式生产。这种传统的药物生产方式占用大量耕地,劳动生产率低下,药物的获得高度依赖于植物的生长周期,如青蒿素和吗啡类药物等,这是目前全球医疗市场面对结构复杂的天然药物来源的落后现状。我的专业是天然药物化学,因此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会鼓励学生和同事在掌握足够的药物化学知识和合成复杂药物分子的能力后,要敢于开展以解决材料稀缺、价格昂贵的天然药物的来源为目的的天然药物的工业全合成研究。这个工作很难,但一旦突破这些天然药物合成的关键合成技术,通过产业化应用,就可以解决这些来源受限的药物的可及性和经济性难题,彻底解决靠天吃药的问题。

您是我国药物化学专业领军者,在引领科技创新方面,一定有您自己的方法论。您秉承怎样的初心理念,去攻克一个又一个科研难关,并通过引领,让中国药学人在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秦勇教授:天然药物结构复杂,通过人工合成的手段来解决这些药物的供应,难度极大。从基础研究的角度,这些复杂分子是自然对人类创制分子能力预设的挑战,全合成则是人类应对这些挑战而开展的高级智力创造活动。而从产业化应用的角度,实现这些复杂天然药物的工业合成则成功检验了人类创制复杂分子的能力,因为工业全合成这些药物实际上是与自然获取方式在成本和品质上的竞赛。因此,人工合成替代种植的课题一直以来都是药物化学研究领域的世界性难题。首先需要提炼出合成化学的基础科学问题,以解决基础科学问题为支撑,突破领域的关键技术,才能实现产业应用。要想在世界上发出中国药学人的声音,只有做到最好,才能在全球化的医药市场具备竞争力和占据重要的市场份额,才能彰显中国制药工业的水平和影响力。

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院长、科研工作者、老师……在您所拥有的多重身份中,您最看重哪个?

秦勇教授:做院长是为师生提供公共服务;我是做药学工作的,从科研的角度讲,所取得的一些基础研究成果,就像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加进了一滴水;实现一些天然药物的工业生产,则是为大众的生命健康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作为老师,为这个行业培养和储备人才,这才是最重要的责任,因为他们未来取得的成绩将会超过我。

荣获2023年度吴阶平医药创新奖,您有何感想?对于正在从事医药创新的科研工作者,您有哪些寄语?

秦勇教授:获得吴阶平医药创新奖是对我和我的研究团队工作的充分肯定,我感到无比光荣。首先我要感谢各位评审专家和在我课题组学习与工作过的同学。其次,这个奖项既是荣誉,同时也是鞭策。我会进一步继承和弘扬吴阶平先生所倡导的“献身、创新、求实、协作”的医药人精神,在天然药物合成、制造领域继续以基础科学研究为支撑,突破行业技术瓶颈,开展产业应用,提升更多具有重要临床应用价值、价格昂贵、来源稀缺的天然药物的可及性和经济性,造福更多的患者,为我国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想对年轻的药学工作者讲,只要志存高远,就能披荆斩棘。希望你们保持严谨的科研态度和创新思维,开展问题导向的科学研究,勇攀高峰,就能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


share: